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走读嘉兴运河:濮院,有“中国毛衫之都”之称的千年古镇

来源:新民网     记者:颜伟光     作者:颜伟光     编辑:颜伟光     2019-05-21 12:42 | |

  濮院也许是中国人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无数传奇和故事,都从眼前的运河启航,走向全国,飘向大海和世界各地。

  若将时光倒转千年,这里一切寂静索然,河水清澈见底,能打破沉默的,全靠成片梧桐树发出的莎莎声响和偶然路过的原住民。世事如棋,本来在中国地图上难以发现的坐标,竟然令中国和世界魂牵梦绕。

  自从南宋皇室濮凤来到这里种桑养蚕,成为濮氏家属的聚居地以后,无数百姓以不凡的智慧,将清凉、柔软、平展、安澜、漂亮的濮绸,诱惑着人们的感官世界,美化着人们的生活,将濮绸的形象和名字,遍传全国、全世界,以永不消散的编织业,来见证人世沧桑,记录世事幻变。

  如今,千年古镇延续辉煌,一个国际领先的毛衫编织产业,让濮院从“濮家”、“濮绸”、嬗变成为“中国毛衫之都”。

  一、 驸马凤栖梧桐

  濮院位于浙江省嘉兴市桐乡的东部偏北,南连长水,北枕运河。春秋时候,濮院镇曾经是吴越争霸的古战场。

  我来到修复中的濮院古镇北区,偌大的景区显得寂静、安宁。登上当年的护城城楼远眺,整个古镇一览无余。脚下是写满历史故事的青石砖,身边是凹凸有序的齿轮状城墙,城墙下有一条护城河,犹如浅绿色的濮绸丝带绕着城墙向前延伸着,更像两只玉臂将景区怀抱其中。

  下了城楼穿过长长的廊桥,步行百步就看见一处茂密的树林丛,原本是濮院的梅泾公园旧址。硕大的松树下是镂空的墙体,一个个亭台楼阁依旧保留着。

  沿河穿过幽长的小巷,一块块临水的青石板在冬日的阳光下发出并不刺眼的光亮。栖凤桥是卧龙街、义路街、鱼行汇、北横街的交汇处,往东是大街、庙桥街。这一带是从前濮院镇的商业中心。从北横街向北,过庙桥河,就是香海寺原址。

  在濮院,一代人又一代人的生活,从平房到了摩天大厦、从木屋到了钢筋混凝土、从青色砖到琉璃瓦。庆幸的是,所有的高楼洋房都是在外的南区新建,没有在石板小道、灰瓦院落原有的地基上大兴土木,这就为位于北区的濮院古镇修复提供了可能。

  提起濮院的历史,要从濮凤讲起。在宋朝,金兵南侵北宋,王室贵族纷纷南迁,逃避国难。在宋高宗南渡的皇亲国戚中,有一位名叫濮凤的驸马都尉。作为皇室的女婿,是山东曲阜人,与孔子是同乡,濮凤一表人才,文学出众,任职著作郎。

  当年桐乡濮院这一带,还叫李墟,这个地方的百姓爱种梧桐树。夏日的夜晚,风吹着梧桐的大叶子哗啦啦地响着。

  对于梧桐,《诗经》中就有记载:“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菶菶萋萋,雍雍喈喈。”这诗说的是梧桐生长茂盛,引得凤凰啼鸣。

  《庄子·秋水篇》中也提到梧桐:“南方有鸟,其名鹓雏,子知之乎?夫鹓雏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 这里把梧桐和凤凰联系在一起,“鹓雏”就是凤凰的一种,意思是说凤凰从南海飞到北海,只在梧桐树上才落下。可见梧桐的高贵,唯有梧桐凤凰来,凤非梧桐不栖。

  濮凤这位濮驸马名“凤”,他看着李墟这块满地都是梧桐树,自以为“凤栖梧桐”,正合自己的心意,便不再随宋高宗继续南下去杭州,带着公主,把家室安到了这里,“凤”栖梧桐乡,最终成了濮院镇的开镇祖师。

  当年的李墟,没有任何繁荣的迹象。这里只不过就是杭嘉湖平原运河边上的一个小村庄,有着一个小市场,俗称草市。秦朝始建的京杭大运河穿境而过,这里又称“幽湖”、“梅泾”。

  濮凤“凤”栖梧桐乡后,这里成为名符其实的濮家天下,人丁兴旺,蒸蒸日上。濮凤自己生了六个儿子,取名梧、桐、樘、棣、梓、榛,长大后都在南宋朝庭为官。

  到了濮凤六世孙濮斗南,因援立宋理宗有功,而升任吏部侍郎,皇帝一高兴,下诏赐濮家所居住的地方叫“濮院”,并赐“铁券”,使濮院成为濮氏永居之地。从此,濮院镇因此得名,正式走上历史舞台。

  到了元代,也就是濮凤的八世孙濮振。他是一个好客广交的豪士,因为来往的朋友太多了,他构建了许多宅第,如“吉蔼堂”、“百客楼”等,以招待各方游客。濮振好客的名声传开以后,外地名士纷纷来到梧桐乡,与濮振交往。

  濮振自是来者不拒,待客如宾。他的宅第越建越多,渐成市镇模样。濮振的很多朋友,到了梧桐乡以后“乐不思蜀”,不愿回到原籍了,就在这儿占籍为家,繁衍子孙,扎下根来。

  而后濮凤的九世孙濮鉴执掌濮家,濮鉴具有其父濮振之风范,“处己以谦,待士以礼”,性情明达,豪放大气,所以,古镇百姓对他十分尊敬。一旦邻里发生纠纷、争执,经过濮鉴热心调解,公平仲裁,双方往往都能信服接受,冰释前嫌而握手言和。濮鉴之所以具有巨大的名望,源于他修桥铺路、创建寺观、救济贫苦、体恤孤寡、办学兴教诸多善举而形成的。

  进入明代后,濮院愈发兴盛。明代陈邦献《濮川八景诗序》追述濮院镇的兴起:“槜李之西南壤濮川,初本荒落。元时有豪右濮氏,其富不资,雄于一郡,居民咸聚而依之,以贸迁成市……夹川之畔,比屋鳞次,巨梁虹架,轻烟旭日,往来憧憧者市桥。”

  明万历十九年,也就是公元1591年,秀水知县李培在《翔云观碑记》中,盛赞濮院镇之繁荣,“迩来肆廛栉比,华夏鳞次,机杼声轧轧相闻,日出锦帛千计,远方大贾携橐群至,众庶熙攘于焉集”,还特别指出,“往亦嘉禾一巨镇也”。

  濮院镇在鼎盛时期,不仅河道四通八达,而且街巷密布。镇上街巷依傍河道而行,元代就已有庙桥街、南横街、北横街、义路街四条街道。从明万历到清康熙,进入全盛时期的濮院街道日益増多,有卧龙街、集庆街、鹤栖街、柳岸街、语儿街、横屋街、蜡作街、大有街、东新街、固安街、寺前街、观前街、化坛街、石条街、西河石路等。到清末民初时,濮院镇近90条街巷密如蛛网,人口逾万户,其繁荣程度不在嘉兴市城之下。镇上的居民以丝织业的机户、织工为主,同时汇集了各地的丝绸商人。

  二、 濮绸日出万匹

  濮凤定居在濮院以后,种田与养蚕成为他经营家业的重心。他把北方的栽桑育蚕技术应用到了江南的蚕事中,大幅度提高了蚕茧的产量。

  南宋陆游《夏日》诗有云:“暑雨初晴面漏迟,江乡乐事有谁知,村垅皮登场后,户户吴蚕拆簇时。”这首诗描述的正是吴越旧地,家家户户植桑养蚕的景象。濮凤对于那些白花花的蚕茧,不是一卖了之,而是进行深加工,请来蚕妇缫成丝,然后再出货销售,附加值自然提高。

  后来,濮家招聘丝织技工,把蚕丝织成绸缎,“轻纨素锦,日工日盛”,获利更是丰盈。元代,到了濮鉴这一代,家底极为殷厚。这个执掌濮氏家业的经商才子,没有满足于祖业守成、安于现状,而是从丝绸交易中敏锐地发现了巨大的商机,元至大年间,也就是公元1308-1311年,濮鉴在闹市中心构居开街,形成了棋盘街,设立东南西北四大牙行——所谓牙行,就是为买卖双方介绍交易、评定商品质量、衡定价格并抽取佣金的居间行商。

  同时,他投资建造客栈以供南来北往的客商投宿,使客商食住无忧。同时,又建造了大量的仓库,储存收购来的丝绸产品,各式品种应有尽有。那些客商们,只要到了濮院既吃住便利,又能采购到合适的丝织品,免却了奔波、羁泊之苦,都称梧桐乡为“永乐市”。到元代濮院成为了苏、杭、嘉、湖四郡中间一个万商云集的丝绸中心。

  元末杨苗之乱,严重地打击了濮绸产业。当时,濮川一境惨遭蹂躏,十之六七民房被焚毁,居民与客商或死或伤、或隐或散,致使织机停产,商铺关门,一派寂寥,了无生机。一年之后,杨苗之乱平息,经过濮氏家族与其他族姓人家的努力,终于机杼声又起,永乐市的丝绸业得以恢复。

  明洪武二年,濮氏家族奉诏迁徙,七十二支分析而居,只留濮鉴一脉后代居镇。明永乐七年,濮家余脉因靖难之役牵连而受命戍边云南。两次灾难性的摧毁最终使得濮氏这嘉禾巨族在永乐市销声匿迹。

  然而,濮家创下的“濮绸”品牌依然葆有顽强的生命力。明初濮氏星散后,濮院人接力打造、细心呵护濮绸品牌。明朝时期,濮绸发展到了全盛时期。那时,朱元璋推行休养生息政策,鼓励老百姓种桑养蚕,进一步推动了濮绸的发展。之后,又得益于丝织技术的改进,濮绸的产量和质量均得以提高。那时,濮院镇的百姓人家大多靠织绢绸生活,所产濮绸品种繁多。绸有花绸;绢有花绢、官绢等。

  当时的濮绸享有盛名,与杭纺、湖绉、菱缎合称为“江南四大名绸”。全盛时期,濮院日出万匹濮绸。濮绸不仅远销内外,还成为朝廷贡绸。丰子恺和茅盾也对濮绸情有独钟。丰子恺喜欢穿绵绸服饰。茅盾在北京时还让亲戚把做好的棉袄送过去。也因为濮绸,濮院百姓人家比较富裕。

  濮绸还有个小故事。明朝时期,燕王朱棣夺取皇位,成为历史上的永乐皇帝。为了壮大声威,他巩固国防,在山海关上竖起了一面大旗。然而山海关上,风沙实在太大,几天时间就会把用丝绸制作的旗帜撕裂。这一度让守城的士兵大伤脑筋。后来,朱棣决定选用贡绸中最好的绸来制旗 。在试绸缎牢度的过程中,朱棣选中了濮绸。因为其他的绸只刮一个来回,有的就起了毛,有的裂了缝,惟独濮绸,刮了三个来回才稍稍起点毛。濮绸果然不负众望,用濮绸制成的大旗能耐风沙袭击长达3个多月,并且,艳丽的色彩经久不变。濮绸从此声名鹊起,被人称为“天下第一绸”。之后,濮绸还被广泛用于军事上制作战袍、军帐等。直至后来清朝、太平军等,都长期选用濮绸来作军用。

  可以说, 一根丝线编织了濮院传奇的历史。华丽、高贵的濮绸,使得濮院与盛泽、震泽、王江泾、双林成为明清时期江南五大名镇。

  三、 古街、古桥和古树

  今天的濮院镇,以凯旋路为界,南面是具有现代商业气息的街市和中国羊毛衫市场,北面基本是以旧为主的老区。

  大街、义路街、大有桥街、女儿桥街、庙桥街、观前街和东、南、西、北四河头等古街道大体保持了原貌。梅泾河、庙桥港、栖凤桥港等小河蜿蜒曲折,河上九座精致的古石桥面貌依旧。

  加上翔云观那“清水货”的山门、香海寺白场上那两颗郁郁葱葱的南宋银杏,为现在古镇的修复改造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如今的濮院古镇就象一个裹着篮印花布的美丽村姑,只要稍施脂粉和装饰,其美丽的一面就会展示在世人的面前。

  在古镇濮院,仍然可以看到许多坚固别致的古石桥,也可以听到许多关于古石桥的美丽传说。

  梅泾河上的女儿桥,传说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打败后,到吴国当人质。在从越国到吴国的途中,他来到了濮院的女儿桥畔。此时,他那随行相送身怀六甲的夫人突然肚子大痛,随即在女儿桥堍旁的一个凉亭里生下了一个女儿。勾践强忍眼泪,告别夫人到吴国去了。勾践卧薪尝胆十年后,回国带兵击败吴国,他志满意得,重回濮院女儿桥畔,隆重赐名那凉亭为“女儿亭”,亭旁的石桥赐名为“女儿桥”。从此,“女儿桥”的名字便一直流传至今。

  还有版本传说宋朝 驸马濮凤家族财力雄厚,庄园无数,子女众多。在一次欲嫁女到梅泾河东的时候,因为河上还没有桥,为方便女儿回娘家作客,他特地在河上建造了一座单孔石拱桥。所以那桥就叫作“女儿桥”。

  众安桥位于濮院花园街,跨东河头港,也是单孔石拱桥。始建年无考,清道光四年,也就是公元1824年重建。桥东堍有施全庙。施全是南宋钱塘人,为殿司小校。秦桧谋害岳飞后,满朝文武慑于秦太师之威,无人敢言。施全愤恨在心,于绍兴二十年,也就是公元1150年正月,趁秦桧上朝时,挺刀直刺秦桧。结果没有刺中秦桧,反被杀于市。岳飞冤死风波亭后,其孙岳珂一支于孝宗年间迁居嘉兴。宋亡后,岳氏族人又迁居濮院镇南,也就是后来的嘉兴建设乡旧岳头村。从元代起、濮院一带即有岳氏的后裔,并繁衍至今。这座施全庙是岳氏后人为感其忠而建的。

  濮院还有大德桥、大积桥、大有桥、棲凤桥等许多古石桥。濮院人把大德桥叫作“庙桥”,把大积桥,叫作“新桥”。大德桥元濮鉴建,民国九年,也就是公元1920年重修,是单孔石拱桥,因为桥北有土地庙,所以叫庙桥。庙桥在所有的石拱桥中比较特别,无级阶,也是所有石桥中最大的一座,桥长35米。

  大积桥,是元代濮鉴所建,清乾隆四十四年,也就是公元1779年陈宗重建,是单孔石梁桥。该桥原址在翔云观前,因正对着山门,桥堍显得局促,且有碍风水,后移至翔云观东,所以濮院人把大积桥叫作“新桥”。

  大有桥位于濮院大有桥街,跨庙桥港,三孔石平桥。元代濮鉴始建,清宣统三年,也就是公元1911年重修。

  棲凤桥位于濮院北横街西端,跨西市河,三孔石板桥。宋代濮凤始建,清道光二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842年重建。旧传濮院多梧桐,凤凰来集,故有“棲凤”之说。

  在香海寺原址,只见两株银杏高高的耸立着,一株高33米,一株高27米,都有三四人合抱之围。这两株银杏树均为金扇银杏,因其树叶到秋冬时转为金黄色而得名。它们的树龄均在800年以上,据说是开镇祖师濮凤亲自栽种的。

  传说当年这两株银杏树,年年果实累累,乡民争相上树采摘银杏果。由于树高枝繁,上树的人多,每年都有好多人不慎摔落下来,不死即伤。有一年,灵隐寺济公和尚云游到这里,听说此事后便合掌念道:“罪过、罪过!”然后他走到两株银杏树前,拍拍树身。呵,树通人性,从此以后,这两棵银杏树就不再结果了。

  在大有弄里的章氏古宅。那弄虽然名叫“大有弄”,其实是一条仄仄小弄。章宅虽算不上庭院深深,但从一扇小门进去,穿过弄堂、庭院、河埠头,拐弯抹角,曲径通幽,真有“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那老宅的底层方砖铺地,内有老式的家俱,如:圆桌、长台、太师椅等,还有石板天井,大墙门,墙门上方有字,有浮雕。走上紫红色的木楼梯,便是紫红色的木板楼面,楼上有雕花大床与曾经奢侈的家俱。

  徜徉在濮院老街的大街小巷,那些高低不平、大小不一的石条、石板,虽然都默默无语,但它无不昭示着古镇濮院历经风雨洗礼与岁月沧桑。这是濮院历史的痕迹与见证,更是濮院文脉的延续。

  四、 深厚的历史文化

  濮院创造了中国历史上市镇经济的传奇典型,在文化教育事业,也直走在前列。濮氏家族向来重视教育,在濮院一地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元代,濮院市场经济的倡导者濮鉴,他致力于创办永乐市的同时,又提倡办义学,免费招收弟子,重视教育人才。当时,濮氏义塾,与枫泾戴氏义塾、盐官冯氏义塾齐名。明代,镇上除义塾外,家庭私塾兴盛,宋濂、贝琼等许多知名学者,先后寓居濮院,开馆讲学,读书会友,濮院读书之风更甚。到了清代,义学尤甚,最有名的是清同治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872年,镇绅沈梓设立翔云书院,有校舍二十八间,规模很大。光绪二十九年也就是公元1903年,陆明焕父子还创办了濮院女学社,开创濮院女子入学之先声。历代私塾、义学、义塾兴盛,培育了众多有学之士。自宋至清,有进士二十六人,举人八十六人。

  据濮院镇志记载,历代各家著述有一百八十五人、三百八十种之多。明代至民国初年,修纂镇志多达十四种。清乾隆年间,沈尧咨、陈光裕合编的《濮川诗钞》,搜集二十九位诗人作品计三十五卷。清以后,书画金石、考古收藏等艺术创作与鉴赏之风盛行,涌现了许多名家。

  濮院一地,由于南北客商云集,大大促进了文化的交流,形成佛教、道教、基督教三教并行。留下了非常有特色的翔云高眺、福社翠冷、化坛枫冷等“濮川八景”文化遗址。

  福善寺,是香海寺前身,元至大二年,也就是公元1309年建,在今桐乡三中原校址。香海寺一名,始于1722年,为康熙帝御书“香海禅寺”所赐。1863年被焚。如今尚存两棵银杏树。香海禅寺,四周皆水,称龙潭。岸上。银杏两株郁郁葱葱,数里外可见濒水垂柳与绿波相映,翠色冷艳。

  翔云高眺。翔云观原来叫玄明观,元代“濮鉴”所建,位于福善寺东。康熙年间因避玄烨之名讳,更名翔云观。如今翔云观山门仍在,山门前的一对石狮迁至梅泾公园,石桌石凳散落在桐乡三中校园内。

  元代濮鉴之子“濮允中”在观内真武殿后用五色琉璃瓦建三清阁,金碧辉映,高数丈可远眺。门楣上方刻有“翔云高眺”的砖额,原为乾隆进士、左都御史窦光鼐所书。左右边门为马蹄形,东额镌“春和”、西额刻“秋爽”。门前便是千年古镇濮院的市河。观内真武殿、三清阁、大戏台、文昌阁、财神殿等安然无恙,那是古镇乡民引以为豪、留恋忘返的人文景观。

  翔云观,得名于观内的一块奇石。这块珍罕奇石高两丈余,周身奇穴众多,耸峭玲珑。遇雨来临,石穴中便有五色云彩飘然而出,故名翔云石。翔云观得名于此石。翔云石真乃举世无双。惜乎我无缘得见,引憾事。

  荷塘晚风。在翔云观、香海寺后,有五池相连,元时濮元帅铣北征有功归故里,筑园自娱,五池遍植荷花。如今五池已成为农田屋舍。

  西院缠霞。西院就是“福寿禅寺”。濮文鉴建,位于濮院镇西市3里塘北。文鉴幼年丧父,自少女时便青灯古卷,一心向佛,17岁出家,自号“古心”。文鉴坐化后,曹鉴为其作《古心禅师塔铭》。

  福寿禅寺。寺前左右两方有迎龙桥、聚凤桥各一座,元朝比丘尼“古心”禅师梵修地。西寺山门夹道松林,路尽为香花桥,过桥门敞而峻,殿宇广阔,后有昆卢阁、极巍焕,前后廊旁有庑。明崇祯年间阁坏。清顺治十七年(1660年)前后正殿遭火,化为灰烬。古心禅师卒,其徒以其骨粉分葬西寺。今寺已无。

  妆楼旭照。相传范蠡功成名就后,携西施侨居在百丈河桥右处,自建一小楼,后人称“西子妆楼”,楼下小桥亦更名为“妆桥”。如今此景不再,唯在凯旋路转入义路街的路口,门牌为13号的老屋朝西墙角屋基处,尚可找到一块石碑,上面依稀可见“古妆”两字,余下被水泥覆盖看不见的应该是个“桥”字吧?

  梅泾花舞。梅泾,南北流向,大约是杏林街往南至濮院大道这段水域。女儿桥横于梅泾之上。梅泾亦是濮院的古称之一。

  元皇庆中,濮氏于梅泾河两岸植梅成林,花开如雪花飞舞,人称小罗浮。

  幽湖月满。幽湖在濮院镇东南,今嘉兴秀州区洪合镇320国道南侧凤桥村一带。约在清中期,运河徒门段筑坝堵水,幽湖淤积为泽地,不复存在。幽湖,亦是濮院的古称之一。

  当年之幽湖,水澄泓养,幽不可测故名。诗人墨客均喜于夜泛舟幽湖,并写了许多描述山川景色的诗词。

  化坛枫冷。镇南有净土庵,南宋宣和年间僧“惠中”建。宋末暴兵过镇,枕尸遍野,濮氏设坛于庵旁掩埋,即称化坛庵。地多枫树,晚景蔚为大观。

  五、 中国羊毛衫城的崛起

  自南宋淳熙至清朝道光,濮绸繁荣昌盛历经数百年。1840年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在通商口岸建行办厂,掠夺原材料,濮院的丝绸业受到严重影响。比如当时的濮院朱春茂丝行兼绸庄,就因上海美鹰洋行、恒茂丝栈的洋商及华人买办“坐庄”压价收购土丝,出口受影响。再加上国内机械缫丝工业开始兴起,江苏盛泽发明了新型的绸机,而濮院的丝绸生产仍停留在手工操作阶段,更使得濮院丝绸生产处于困境。民国5年,也就是公元1916年,虽有人赴杭州深造,学成归来,改革生产,将木机改成铁机。终因集资困难,又无电力设备,机械缫丝终难实现。民国26年,也就是公元1937年,日本侵华,织机损失殆尽,丝行、绸庄倒闭。濮院丝绸业一落千丈,并且从此一蹶不振。

  解放以后,虽然桐乡也建起了现代化的国营濮绸厂,可因为化工产品的出现,给纯粹手工制作的丝织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上世纪90年代濮绸厂开始难以为继,濒临破产。

  传统文化受到新的生活方式的冲击,曾经辉煌的濮绸,开始走了下坡路,宝贵的濮绸记忆面临危机。但是勤劳能干的濮院人,没有丢弃千百年来继承的商业头脑,而是走上一条适应当时大环境的新产业羊毛衫编织。

  1976年,濮院弹花生产合作社以三台手摇横机起家,摇织膨体衫和丙纶羊毛衫,濮院第一件羊毛衫诞生。由于织造羊毛衫的横机机身小、成本低、操作方便,没多久濮院镇的家家户户就都有了这样的机器。就像他们当年家家户户有织布机一样,新的创业故事又重新上演。

  1988年,濮院镇集资在镇的南侧建造了50多间营业用间,形成了最初的羊毛衫市场。正如古镇700多年前最初设立的牙行一般,濮院这个羊毛衫市场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羊毛衫、毛衫生产经营者进市场设点交易。

  从1976年濮院镇诞生第一件羊毛衫开始,濮院毛衫原本只是濮院人对新的生活方式的一种应对,九十年代初,濮院镇拿出了难得的大魄力,投入近亿元资金,大力扶持和引导初具雏形的毛衫产业,随着专业交易市场的落成,就是从这时起,濮院毛衫作为一个响当当的品牌,逐渐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濮院羊毛衫市场,包括毛衫产业,已经有近三十年历史,至今为止是全国最大的羊毛衫集散中心。濮院羊毛衫市场的发展,也经历着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单一到多样化的转变。这几年主要是依托了市场带动产业,产业集成市场。最大的羊毛衫散中心,带动了毛衫产业集群,使濮院的毛衫产业链,有比较完整的产业链。市场的市场成交达到400个亿。由于市场的的发展带动了产业,毛衫产业的发展又支撑了市场。

  如今在濮院,毛衫编织产业再不是当年的小打小闹,濮院毛衫成为了全亚洲最具规模的毛衫集散中心和信息中心。在濮院超过5000家羊毛衫企业中,不知道有多少昔日的濮绸工人在活跃着。

  “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规模宏大的毛衫产业,不仅给濮院镇的百姓带来了事业的腾飞,也给周边,给桐乡,给江浙,甚至给许多地方的千千万万毛衫从业者,带来了富足的生活。而濮院羊毛衫市场,更是带动了整个桐乡东部的几个乡镇的产业集群,毛衫产业这个产业集群,使毛衫产业有比较完善的产业链,使毛衫产业走上更高层次有了更好基础。

  作为首批中国特色小镇和浙江省特色小镇,近年来,濮院以文化创意、科技创新的全新赋能,迎来了时尚产业稳定、持续、上升的发展机遇。今年3月,2019中国?濮院国际毛针织服装博览会在濮院举行,这是濮院时尚小镇接轨大上海,融入长三角,走向全世界的又一场大秀,也是濮院继续借梯登高、借力发力、借船出海,持续扩大时尚产业版图的关键之举。

  从濮绸到毛衫,从古刹到庭院,千年古镇濮院对文化传统的保护和利用,也给畅游杭嘉湖的游客,带来了享受不尽的眼福,在休闲购物之余,享受江南水乡千年古镇闲适惬意的时光,体会一把濮院毛衫之都文化名城的独特魅力。

  广告

今日热点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网络电子游戏|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申博娱乐网注册 澳门百家乐会赢钱吗 百家乐赢钱赌法
太阳城电子游戏网址 澳门网上赌场排名 澳门葡京官网登入 网上真人赌场登入
四海资讯足球 OG东方馆官网直营 博悦游戏平台登录直营网 华人彩票登录
大赢家百家乐娱乐 pk10现金网 美女荷官线上娱乐 捕鱼送彩金的棋牌游戏
欧博娱乐网 金蝉捕鱼红包 pt电子老虎角子机注册 九州娱乐
167psb.com DC857.COM S618F.COM 717sj.com 587XTD.COM
157cw.com 958psb.com 451xx.com 22sbmsc.com 98csb.com
988XTD.COM XSB518.COM 9888DZ.COM 519tt.com 523SUN.COM
1666DZ.COM 583DC.COM ib63.com 277PT.COM XSB318.COM